意甲外援眼中的疫情:空气中弥漫着恐惧,为无知和浅薄埋单

随着新型冠状病毒在全球蔓延,意大利已经成为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地方,意大利足坛也深受其害。

本月上旬就有低级别联赛球员感染上新冠病毒,而尤文图斯后卫鲁加尼的确诊(第一个确诊的五大联赛球员)犹如一颗重磅炸弹落在意大利足球的腹地。如今依然有球队陆续出现了新的确诊病例,而那些隔离在家没有被感染的球员同样人心惶惶,其中也包括一些外籍球员。


贝戈维奇(左)没想到转会米兰后遭遇了疫情。

一场从未经历的噩梦

“现在就像是囚禁一般,街上空无一人,只有超市还开张。你可以买吃的,然而就得赶紧回家,这太疯狂了。”波黑门将贝戈维奇1月份才来到意大利,此前他效力英超伯恩茅斯,冬季转会窗加盟了意甲AC米兰,成为唐纳鲁马的替补。

身处意大利疫情重灾区伦巴第大区,目睹眼前的困境,贝戈维奇至今有些觉得不可思议。“米兰是一座大城市,但现在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里的场景一样。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,这件事对意大利的打击太大了,我不确定是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情况有多糟糕。我从新闻中看到其他俱乐部、我的一些同行被感染了,这就像是一场噩梦。”

目前,米兰俱乐部并未上报疫情病例,但身处其中的贝戈维奇还是感受到了恐慌。


米兰街头大多数行人都戴上了口罩。

在他看来,一切显得太过突然,“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来,每天都在变化,一开始比赛还照常进行,然后就是空场,接着联赛停摆。我们还在为是否要继续比赛进行队内讨论的时候,就被通知进入隔离状态……现在看来这是必须采取的措施,我们应该服从。”

眼下的贝戈维奇老老实实在家做起了“宅男”。

对于一个33岁、过去16年都在按部就班进行训练的职业球员而言,他坦言没有训练的日子很奇怪,只能尝试做一些其他的事情来打法时间,“原本我们被通知3月23日恢复训练,但这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现在我会在家看看片子,或者尝试开一些直播,通过这些方式让自己耐心等待,不要消沉。”


戈森斯承认自己和绝大多数人一样低估了新冠病毒。无知和浅薄令人更愚蠢

相比于贝戈维奇,亚特兰大主力、德国后卫戈森斯更加心有余悸。

直到3月11日,戈森斯和他的球队还在进行比赛,而梅斯塔利亚球场的那场胜利以及历史性晋级欧冠8强并不能冲淡他内心的恐惧。

“我不明白一件事,为什么还要空场比赛,看台是空的,但城市的街道和广场上挤满了球迷,(空场)这是没有意义的。”

戈森斯承认自己也一度低估了病毒的杀伤力,而这一点非常愚蠢。


欧冠晋级的喜悦如今无法抚平疫情的伤痛。

“之前我还告诉自己,这最多就是一个流感,我照常出门,去和朋友们会面,事实上,在没有真正感受到危险前,我们并不了解病毒的威力,当伦巴第大区被当作欧洲乃至意大利疫情的中心后,我真正开始害怕了。在经历了无知与浅薄的态度后,我们开始知道了事件的严重性。”

亚特兰大队所在的贝加莫小城就处在伦巴第大区,如今这座历史悠久的古城(公元前48年古罗马就在这里建立了行政区)在戈森斯眼中已经变成了“鬼城”,“本来贝加莫是一个热闹的城市,现在街上空无一人,我们仿佛生活在一个幽灵小镇,空气里弥漫的是恐惧的气息。我和未婚妻谈过,也许她可以回德国(戈森斯的故乡),德国的情况比这里好一些,但她想留下来,和我在一起。”


亚特兰大所在的贝加莫如同“鬼城”。

事实上,在戈森斯对外谈论这一切的时候,意大利北部的疫情依然愈演愈烈。据《共和报》报道,贝加莫当地疫情爆发带来了过高的死亡率,甚至导致政府动用军车运送尸体。

戈森斯、贝戈维奇这样的外籍球员选择在意大利隔离等待,也有一些人登上了离开意大利的航班。

阿根廷球员伊瓜因因为隔离时间不够(只有一周)就飞回阿根廷已成为众矢之的,要知道尤文图斯队已经有鲁加尼、马图伊迪两位球员确诊患上了新冠。

在阿根廷人的一番纠结中,人们才发现了真相——伊瓜因此举是因为远在阿根廷的母亲重病入院,他得到了尤文图斯俱乐部的许可。俱乐部甚至还为球员提供了私人飞机。

但除了伊瓜因,一同获得离队许可的还有赫迪拉、皮亚尼奇等外籍球员,对于尤文图斯俱乐部的行为,目前意大利媒体感到颇为不解。 

相关产品

评论